您好,欢迎来到逼冒浆p,看80后 燥b天天看,日片毛视频离线观看,手机成视在人a免费视频191039e_分享GIF动态图视频的乐趣与精彩,第一时间为您提供最新高清的百度影音电影和热播电视剧的观看! 共收录影片26677部 今日更新共0

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老爸的赌资——妈妈

(一)

  那是我14岁的一个夏天的傍晚,刚吃过饭的我正在自己屋里写作业,随着一阵脚步声传来,一阵掺杂这调侃和热情的话语声由远及近,也闯进我的耳膜,我知道,又是老爸那帮狐朋狗友来打麻将了,唉~吵死人了。

  几人明显是刚喝完酒,嗓门一个比一个大,只听得一个破锣般的声音叫喊道:

  「唉,今天说好了啊~没有一家输光了咱就不散~赢得多的今天安排大伙找小姐去!谁不去谁孙子!」另几人一听,当即大声叫「好!」只听另一个声音随即道:「行是行,但是今天咱得打大点~ 要不然咱想搞娘们我看得玩到明天早上才能搞上。」大伙一琢磨也对,就都同意了,随即几人放上桌子,开始建筑长城。

  说实话我挺恨麻将的,也恨赌!要不是近几年老爸迷恋麻将,我家也不至于到这份上,以前家里本来条件挺好的,比大多数人家都强,可是自从老爸开始打麻将并且逐渐上瘾不能自拔,我们家才买一年多的楼房卖了,银行的存款没了,支撑我家生计的只是老爸那一个月不到一千块的工资,和老妈站市场卖菜辛苦赚的血汗钱,可老爸没有悔改,依旧是我行我素,没办法,家里是老爸当家,老妈是那种传统女人,吃苦耐劳,温柔贤淑,根本不敢管脾气不好的老爸。

  我昨晚作业想出去玩,刚走到外屋门口准备出门,就听老爸喊道,「小风!

  晚上上你奶家住去吧,家里吵」。我「嗯」了一声出了门。

  奶奶家离我家不远,也就一百多米,也是像我家一样独门独院,我经常去那住。

  跟一帮班了班的小哥们疯玩到差不多10点,我带着余兴回到了家,忘记了回奶奶家住的事。

  进了院,我扒床户看了看,想看看我爸今天战果如何,要是好的话通常我还能要点零花钱,要是不好我也小心着点,别招惹他,透过窗户,我看见老爸铁青着脸没有一点笑容,死死的盯着桌上的麻将牌,看样子是没少输,我还是小心点别惹他了,于是我从我那屋的窗户小心的爬了进去,老妈躺在我床上睡的正香,应该是那屋太吵了几个大老爷们在也不好在那屋睡所以来我这了,我不想吵醒她灯也没开,脱了衣服就转进了被窝,耳边传来的呼喝声,和麻将洗牌是的哗啦声,老半天我愣是没睡着,这时麻将声停了,几个人好像有争执,我有些好奇,穿鞋下了床,走到门口静听。

  只听一个声音大声道,「七哥,不是兄弟不讲究,可咱这麻将桌上无父子,这钱谁都不是大风刮来的,今天要是我输了,欠你这么多,那你就说不要就不要了?更何况上次玩你还在我这拿了一千呢,加上欠我的咋也得有一千二了吧?我也没说啥,你啥时候有了再还,可是今天你又欠我这么多,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了?」说话的人是我家的一个亲戚,我爸的一个表弟叫彪子,平时走动不多,在我们家这一片混的有点名气,因为体格好,有一把子力气,再加上敢动手,所以一般老百姓没人敢惹他。

  随着彪子的话音刚落,另一个声音接口道:「七爷,我彪爷说得对,咱亲戚归亲戚,这钱嘛一码算一码,上回的我就不要了,你就把这回欠我的就算两百吧给我就得了,这人我也认识,论辈分还得叫我一声老叔,将近三十了,也跟着彪子在社会上混。」老爸尴尬无比,支吾道:「我不是赖账,今天确实家里没钱了,我也没寻思玩这么大,点这么背!输这么多,要不这样,明天哪怕是借我也准把钱都给你们还上。」彪子几个明显是不乐意。沉默了一下,然后开口道:「七哥,咱哥两不说外话,这点钱呢咱犯不着伤哥们感情,但是这事吧确实不是那么回事。你看,我赢得最多,才赢了七百来块钱,一开始讲好的谁赢的多请客找娘们,可是现在三家赢你自己,打这么大麻将你拿一千来块钱,这事我都不知道咋说了。要不这样吧,我知道你输没了,我再给你拿一千。咱继续玩,这次要是再输了,那这钱我也不用你还,今天晚上哥几个找娘们的事你就想办法!咋样?」老爸真的是被赌给迷了心窍,闻听有人给他拿钱还不用还顿时高兴起来,可是随即想到要是输了怎么办?就问彪子「那我要是再输……那还拿啥安排你们啊?」彪子无奈道:「这我就管不了了,你是借啊还是咋地?对了·那屋嫂子不也闲着呢么?买点菜挣那点钱够干啥的?一晚上三千来块钱多好。」老爸闻言顿时大怒:「你说什么?彪子,你他妈是不是人?咱可是实在亲戚!

  你嫂子你也敢碰?」

  彪子哈哈一笑,「七哥,没人强迫你,我就是给你出个招!你不乐意就不乐意呗,一晚上三千多块钱换别人有的是人干!哎呀,算了,兄弟我没啥说的了,要不你想办法还钱吧!」老爸顿时又无语了,附近亲戚邻居的都知道老爸好赌,现在跟谁借钱谁都不借,就算现在挨家敲门应该也借不出来钱,沉默了半晌,赌瘾的诱惑加上这没法还的债让老爸终于做了决定,要说这耍钱人,只要有赌那就不会认输的,老爸就是想着如果赢了,那马上就可以还人钱,他不去想输得事!这就是标准的赌鬼心理!实际上做出这个决定本身就是一个赌~几人重新坐好,麻将洗牌的声音继续!我轻轻躺回床上,迷糊了一会,不知过了多久,很突然的我就醒了,隔壁屋里传来挪桌椅的声音,我知道他们终于结束了!就是不知道结果,我穿上大裤衩下了地,到门边听了听,只听彪子安慰老爸道:「七哥!今天你点实在太背,我也帮不了你了。你看这事……??」老爸呆呆的坐着,魂不守舍的点点头,沮丧的摸样可怜又可恨,想了想低头道,「今天这事我认了,说好的!我上老王那住去!你们小心点!小点声,过后这事谁都不能提!」另外三人都乐得跟哈巴狗似的一个劲点头,「放心吧,这事保证传不出去!」老爸叹了口气,推门走了出去。

  我当时还似懂非懂,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但是随即几人的说话却让我终于开窍,只听那个该叫我小叔的大勇贱笑道:「彪爷,今天多亏了你啊!能上了七奶我真是做梦都没想到啊!一寻思她地细皮嫩肉的,那一对大奶子。嘿!就过瘾!

  今天花点钱也认了。」

  「对!!!」另一个人接口道:「可不是么?咱花钱找那些娘们都让人操烂了,谁都睡的没啥意思!七嫂皮肤好,人还漂亮。在多花点我也认。」彪子得意一笑:「嘿嘿~ 哥几个!实话告诉你们吧!七嫂我已经惦记不是一天两天了,上回七哥出车没在家,我过来试过,一条10克的金项链都不好使!

  根本没机会!我还被狠狠骂了几句!当时没敢吭声就跑了!嘿嘿~ 这回我看她还跑得了?」几人相视一笑,开始研究顺序!彪子拔头筹是板上钉钉的!第二名是由两个人猜拳决定的!结果是第三位麻将选手牛大棚,三个人研究好顺序,彪子就在那脱光了衣裤然后小心的向我的屋子走了过来。

  我当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匆忙中只能打开立柜的门,躲了进去。这个立柜正对着我的床,是用来挂衣服的,藏我一个人很宽裕!我刚关好门,彪子就开门进了屋,他很小心,站在门口适应了一下黑暗,然后才轻轻地走向床边,轻轻地揭开被子转了进去,我妈睡得正香,根本没意识到即将要发生的事情。而我却清清楚楚的看见那个魁梧的身影挨近了老妈,随即彪子试探着一只手搂住了老妈,看老妈没反应才轻轻抓住老妈的乳房开始搓揉。

  揉了一会老妈似乎有了反应,迷迷糊糊的嘟囔了一句:「玩完了啊?」彪子含糊的「嗯」了一下,然后把手伸向了老妈的下体,老妈平时的需要就挺大的,我长在晚上的时候偷听两个人办事,老妈叫的很大声,再加上刚才彪子的一通搓揉,早就有了感觉,这时以为是老爸玩完麻将了,想跟她亲热呢,就没反抗反而顺从的抬起了屁股,这使得彪子顺利的脱下了老妈的内裤,彪子本来就是脱得精光蓄势待发了。

  这时一看时机成熟了,立马翻身上马,压在了老妈身上,由于老妈刚睡醒还不怎么清醒,也没发现上马不对,但是这一被彪子压住,立刻就感觉不妙了,彪子跟老爸的身材和重量那是截然不同的,彪子足有一米八几,近二百斤的体重,而老爸才一米七三一百四左右体重!差距实在太大。这使得老妈在第一时间就觉得不对,但是这时彪子已经压住了老妈,并且开始去分老妈的双腿,老妈急了,边用手推彪子边慌乱道:「你是谁?你干什么?」彪子呵呵一笑,「我是你老公呗?干什么?当然是干你了?」老妈听出是彪子的声音又气又急:「彪子你这是干啥?我是你嫂子,这让你七哥知道可咋整?

  彪子不在乎道;宝贝,你就别想那么多了,七哥把你输了他出去睡了,今晚上你陪我!」

(二)

  老妈闻言如遭雷击~她简直不敢相信,一直以来感情都很好的丈夫能这样对她,但是丈夫好赌的性格她是清楚的,现在家里没钱了,他还能输什么?只有自己了,但是自己能顺从么?以后自己还怎么做人?想到这,老妈拚命的夹紧大腿,两手用力去推压在身上的彪子,同时低喝到,「彪子,你赶紧给我滚,在这样我要喊人了!」彪子哪吃这套啊?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什么他没见过?从老妈低声呵斥就能看出老妈是不敢大声的,更何况喊人?喊人来干嘛?捉奸?还是来看两个光腚子的人?

  彪子二百多斤的身躯重重的压在老妈身上,老妈根本无法推动分毫,这使得彪子可以腾出两手去跟老妈的双腿较劲!老妈的力气哪能跟彪子相比?只是一小会彪子就轻松地分开了她的腿并且牢牢地占据了那里!

  老妈拚命的反抗显得那么的无力,拳头打在彪子的身上简直就像给他挠痒痒,这时一看不好下身失守,两条修长丰满的大腿开始乱蹬,但是却蹬不到彪子,我在柜里面只看得见模糊的四条小腿交缠在一起,下面的两条不安分的蹬来蹬去,上面的则沉稳如山!

  终于~在彪子的一声大喝腰部用力一挺后,老妈的一声夹杂着凄厉不甘和痛苦的惊呼让我的鸡巴瞬间挺立了起来!我知道,彪子得手了~老妈被除了老爸以外的男人给操了!而这一幕就发生在我的眼前,并且这个人还是被我平时称之为彪叔的亲人。

  老妈的叫声过后,原本下边两条不安分的双腿也安稳了下来,老妈似乎已经任命了,反观彪子则截然相反,他显然很兴奋,一直以来自己都想染指的女人今天终于被自己压在了身下,这使得彪子身体里的属于男人的自豪和占有慾明显膨胀,鸡巴刚刚进入阴道,彪子就开始了疯狂的抽插~老妈尽管已经决定了认命了,并且想着不对彪子的行为做任何的反应,但是彪子胯下的家伙跟自己丈夫比起来简直是没法比,又长又粗,直顶到自己的最深处!

  尽管已经尽量的控制自己的反应,但是从下身反馈到全身的舒服和刺激的感觉让老妈觉得自己快要上天了「~妈呀~这可怎么办那?我快要忍不住了~哦!

  他力气真大,我不行了~啊~反正已经这样了,再说是他把我输给别人的,我没什么丢人的,该怎么地就怎么地吧!」想到这老妈紧咬着的牙关终于松动了,随着一声含糊的呻吟,老妈的嘴就再也闭不上了!「啊~哦!不行了~妈呀!啊啊哦~」彪子的动作充满着狂野,犹如一只公牛驰聘在茫茫的草原,上下起伏的下身有力的冲击着老妈灵魂的最深处、而老妈再也无法掩饰的一浪大过一浪的叫床声随着这疯狂的节奏不时的响起,相得益彰。

  这时两人身上的被子已经被彪子掀到了一边,两人交缠着的身体毫无保留的暴漏在我的眼前,老妈雪白丰满的身子被压在下面,两条丰满诱人的大腿即使在光线昏暗的夜里也是那样的明显!她们就缠在彪子的腰上,甚至随着彪子的撞击时而挺动起屁股去迎合着,两人的交合处清晰的传出「啪啪~啪!」淫靡的撞击声~~我还没发育完好的鸡巴在这一幕下终于愤怒了,我知道它想要什么,于是我的手轻轻地握住了它,缓缓地~彪子果然不是盖的~在一直高节奏的冲刺下仍然持续了越有二十分钟,这让老妈性福无比~高潮了两次!同时也让老妈彻底的臣服在了彪子的胯下!甚至于彪子让她换什么姿势她都扭捏的配合了,最后彪子甚至在老妈高潮期间将鸡巴塞进了老妈的嘴里,老妈皱着眉含进了大半根,无奈的舔了一会!才让彪子满意的继续操她!最后在老妈歇斯底里的叫喊声中,彪子终于射出了他激情的种子,随后趴在了老妈的身上。

  两人在正喘着气,彪子硕大的家伙还在老妈的阴道里没有拔出,门响了,又一个身影走了进来,是牛大鹏,他一进屋就打开了灯,顺手拉好了窗帘,彪子没什么反应仍在喘着粗气,老妈在看到彪子的反应后也明白了过来,没有说什么~只是不好意思的别过了脸。

  牛大鹏嘿嘿笑着坐到了床边,瞄了两人的下身一眼,调笑道,「彪子~你这火力真猛!!真爷们!还有嫂子,叫的真销魂,俺俩在那屋都快受不了了。」老妈一听还有一个,顿时为难了,因为大勇论辈分得叫我妈七奶,别人还好说,可是让孙子辈的给骑了,那哪说得过去啊?

  彪子识相的起身让位,笑道;「嫂子的功夫没的说,下边又紧水还多,真他妈爽!一点不像生过孩子~」老妈红着脸不吭声,这时大勇也光着身子进了屋,挤眉弄眼道,「七奶,你可真骚,平时看不出来呀!没想到七奶你叫床声这么大~咋样?我彪爷的大鸡吧伺候好你没?别着急,还有俺们两呢!一会大棚完事,孙子我好好伺候伺候你,保准你美上天!」老妈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转进去,本来以为就一个彪子,就没顾忌这么多,谁知道一下子又冒出两个,其中一个还是自己家亲戚,跟自己叫奶奶的~这可咋整?

  没等她想完,大牛已经迫不及待的分开她的双腿压了上去,没有任何前奏就直捣黄龙~要说这牛大鹏吧,为啥都管他叫大牛呢?照理说是应该叫大棚的,但是就因为他牛子大,被见过的人当笑话传了出去,大家以后就叫开了。

  大牛屁股一沉,大半根鸡巴就进入了老妈的阴道,虽然刚刚跟鸡巴同样不小的彪子操过一场了,但是老妈的阴道毕竟只容纳过老爸的短小的鸡巴,根本适应不了这种大家伙~所以现在进入的时候还是费点劲~老妈刚要叫出声就被大牛一口含住了小嘴,呻吟声也吞了回去,大牛搂住老妈的脖子,吻着老妈的嘴,下身继续用力一挺,老妈闷哼一声「嗯」整根阳具就完全没入了老妈的阴道,随即大牛就开始了快速的松动,就想体育课常做得俯卧撑~我恍然大悟,原来老师教这个是用来干这个用的呀?我一定好好的练!大牛的节奏让老妈很快的进入了角色,也不管此时有人在一旁了,陷入这如潮般的快感当中,老妈已经是没有了思想,在大牛的一通狂插声中,老妈开始了胡言乱语「~啊!哦!嗯~不行了!妈呀!要死了!!!慢点!轻点啊~啊我不行了!要裂开了!!」旁边观战的大勇实在忍不住了,凑上前扮过老妈的脸就开始亲,老妈无意识的任他亲吻甚至回吻,亲了一会,大勇挺起胯下挺立的鸡巴伸到了老妈的嘴边,命令道,「帮我吹吹~老子受不了了」,老妈神志不清的张嘴任由大勇的鸡巴在自己的嘴里发泄!

  大牛一看,操的更欢了,抬起老妈的两条大腿架在肩膀上,发起了又一轮地狱式轰炸,直炸得老妈魂飞天外,连亲爹亲爷爷,好老公都叫了出来,只一会就来了一次高潮~这让大牛异常的自豪!抱起老妈下了地,命令老妈手扶着床沿,撅起屁股,从后面操了起来,老妈原本已经无力的双腿艰难地支撑着,任由身后大牛一下强过一下的冲击。

  直到结束,老妈又高潮了一回!两条腿再也站不稳,被大勇抱到了床上,大勇一看老妈的样,也不着急,搂着老妈一通乱摸。浑身都摸遍了,两个乳房也被他又亲又咬的,直到老妈开始动情呻吟才开始操~大勇的鸡巴明显逊色了不少,但是也满够用,操的老妈直哼哼,搂住大勇的脖子直叫妈,大勇兴奋无比,边操她便问,「七奶;爽不?我操的你爽不?你咋这么骚呢?你自己说你骚不?啊~?」一边说一边用力的顶。

  三个人一直折腾到凌晨五点多才满意的提了裤子走人,床上只剩下已经陷入深度昏迷的老妈,一片狼藉的双人床上,老妈几乎全部裸露在外的身子上布满了青紫的痕迹,趴伏的姿势下,阴道和肛门分别插着的黄瓜和茄子让这一幕更显得淫靡。

  【完】
操老师影院,传奇色影视,快活林电影A片月黑之孽,伊人成人影院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悲惨的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