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逼冒浆p,看80后 燥b天天看,日片毛视频离线观看,手机成视在人a免费视频191039e_分享GIF动态图视频的乐趣与精彩,第一时间为您提供最新高清的百度影音电影和热播电视剧的观看! 共收录影片26609部 今日更新共0

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迷奸  »  时间的长河


时间的长河永远是奔腾不熄的,人类在这个世界上不断的进步,文明不断的发展,美好的未来是乎就在不远的地方……
  高黑的夜空,月阴的时候海水和这天空一样黑暗。夜风带着海水用力的拍打在海岸上,偶尔划过天空的闪电映衬着大地。
  在这直岩的峭壁上耸立着一座漆黑的城堡。如果需要寻找这个世界的阴暗面,色城城堡的主人会给你一点点解释。
  塔尖,我靠在木制的靠椅上,海风轻轻扶过我微敞的胸膛,卷动着那名贵丝绸做成的睡衣。左手端着一杯血红的酒「月下美人」,静静的看着窗外的天空、海面。
  靠椅前跪着是下人新调教的奴隶KK,白皙光滑的皮肤,匀称的身体并看不到一丝缀肉。在这小美人的脖子上套着一副精致的项圈,不单单是饰物。
  在这科技高度发达的年代,人为了满足人的欲望什么样的东西都会孕育而生。
  但是,我个人认为是值得的。项圈不但能反映佩带者的身体状况,更插入了人的中枢神经,并能执行不同的程式。
  「你说什么?」
  除了那些固定的程式外,主人的声音命令是能得以有效的执行的。佩带者是无法自行拿下来的,就算是在外人帮助的情况下成功的机会仍然是微乎其微。
  奴隶跪在跟前正卖力的吸着我的肉棒。我看了看她脖子上项圈的编号wxf- 86,又快到3位数了。我瞟眼看了一下她的服饰,显然他们都知道了我的习惯——金属皮装。
  粉嫩的乳头上穿着金属乳环,下面还掉着镶嵌着水晶外表的铃铛。
  上身的红色纹理皮装收的很紧,她的每次呼吸都有一定的难度,并带动着她那娇嫩的乳房一起一浮。
  肚脐上也穿了脐环,闪亮的金属主题。肚脐下面有块红色的文身「沐海听风」,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足够诱人。
  腰间的金属腰带是用来锁住奴隶的下体的,虽然看不到那红色皮裤的里面。
  不过前后微微鼓起并不断震动的,不用看就知道里面是什么。
  红色的长筒靴一直到膝盖,那细长的后根使得她要站立的时候也变的十分的辛苦,掂着脚她阴部会夹的更紧。她小口中的舌头不断的添着我的阳具,我可以感觉到她舌头上穿了光滑的小舌环。
  我拍了拍她的头要她停了下来。这样很快引来了她不不安。
  当我看见自己从门口进来的时候,人呆住了!「你们……!你……」那声音就象小女生气的时候。
  凝视着她这张娇艳而惶恐的脸,我细细品味着。两声轻轻的敲门声后,我的老婆走了进来。
  「怎么?这个女奴看上眼了?」「她很有潜力,是快不错的材料。」我说到。
  「哦?真的吗?那我也一定要检阅一下?」说着转头对地上的女奴KK说到:「爬到我房间去等我!」KK跪在地上行了个礼顺从的爬了出去。
  在女奴爬出去了以后,老婆茵茵马上缠了上来。她的服饰无疑证明了她在城堡里女王的地位。紧身皮装,长桶皮靴加上挂在腰间的皮鞭。胯间的独特设计使得她很容易的就可以装上假阳具去蹂躏女奴。
  「你给自己改造的身体还真是不错,有你这样的男人是任何女人的福气!」
  茵茵说到。「你不觉得你应该去拿个诺贝尔的生物学奖回来吗?」茵茵继续问到。
  「亲爱的!你觉得有必要吗?无论是名气还是财富我都有的是,再说这些阴暗的成就是不能放在这个伪善的世界的表层的。」我喝了一口红酒淡淡的说到。
  「是啊!这个世界上顶尖的奴隶好象50% 是我们这里出品的,而你在黑暗世界里的生意也一样是富可敌国。现在看来你好象没有什么追求了,不是吗?」茵茵扶在我身上不断的用手指挑逗着我。
  「最近又有几种新药研制成功了。能不能新拿点出来给我用一下啊?」茵茵问到。「在药物上的成就,我不一定有嫣然的成就高,而且这方面的事情是由她负责的。」
  「你那腼腆的学生?不过说回来,她发明增强男性能力的药物即不伤身体做用又十分的强劲。在地下交易中一盒可以达到1000万$ 的价格真的是很不错。」
  「那是因为一盒可以够一个色鬼用一年,要是产量再少点再贵有是有人抢着要的。」
  连在我身体是的仪器我是再清楚不过了,那是我平时给女奴们做手术的时候检查身体用的。低头看看自己,是那微挺的乳房。
  「至少有人用不上!就好比是你,你这具身体就根本不需要。」说着茵茵已经把我阳具引进了她的小穴中,巧妙的扭动的身体。
  茵茵坐在我身上一边轻轻的扭动着一边问到:「既然你是自己改造的身体,为什么不把你的阳具改的更巨大一些?」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触觉上的欢愉是来源与‘宝贝’的前1/ 3处。而真正能让我们精神感触到更高的高度的方法有2个。」
  茵茵看着我道:「接着说,亲爱的。」说着加大了自己运动的幅度。「绝对的挚爱或绝对的虐恋。」
  话音未落,这时候房门被推了开来,嫣然兴冲冲的跑了进来并高声说到:「西山老师,您做的那具女性身体已经完成了,我们可以开始……」说到一半就注意到了屋内的情况,脸一红转身跑了出去。「
  茵茵笑道:「你那学生还真是可爱啊!」「我也很奇怪,这样的事情她在城堡里不是天天看的到吗?怎么还会脸红啊?」
  「好象只有看到你的时候她才会这样吧!不玩了,你去忙你的吧。我房间里的小奴隶也已经等了很久了。」说着又加快了运动的速度和幅度,我也跟着配合着。
  不一会,我们便同时高潮了。
  「看见按尾巴后的盒子没有,就是那了!」
  整理了一下,出门的时候嫣然仍然在门外等着。茵茵回自己的房间,而我和嫣然去实验室。福星实验室在城堡的底下,全钢制结构和城堡的地基容为一体。
  就算是城堡全毁也不可能强行进入实验室,为了这个实验室我花了2年时间和无数的金钱。实验室唯一的入口,是道150英寸厚的钢制门,进去的人都要在电脑的检测下查DNA。
  不相关的人是不可能自由出入的。随着那厚厚的大门的敞开,我和嫣然进入了这世界第一的生物实验室。
  药物让理智逐渐的丧失,心里虽然不断提醒自己:「法兰!千万别去碰那该死的开关,身体一旦沉沦就回不了头了。」但药物的作用让眼前的事物开始变的模糊,思想也变点停歇了。自己的脚不知不觉的就移到了开关那里,本能的踩了下去。
  「这就对了,注意你的身份,你这下贱的牲口!」说着她把钱币放在了我后面的盒子里。然后笑着看了我一眼:「慢慢爽吧,等下记得再拉我。」
  巨型的培养皿中,有具唯美的女性躯体。人们是不会喜欢那唾手可得的猎物,他们要的是征服圣洁的快感和成就。
  不过在这样的女人太难找了,因为气质的培养不是一般家庭能做的到的事情。
  也许你一辈子都不能遇到。因此,我尝试自己做。
  在巨大的物力支持下,经历了无数次的实验,终于做出了第一具完美的女性躯体。
  「她」看上去是那样的安详,身体没有任何的夸张,比例是那样的完美。无数次组合造就的面容是那样的圣洁。
  为了那具身体,平时只编写奴隶性格的我彻夜不眠的编写了大量女性不屈的性格。为了是在完成的这刻移植到她的脑中,调教他的过程将是何等令人兴奋。
  「老师,剩下的过程真是令人期待啊!征服那样的女性,老师一定会很有快感!」嫣然在一旁说到。我微笑不语,其实我是征服「她」还是征服我自己呢!
  「嫣然!开始工作了,你来记录,我要开始植入思想了!」「恩。」我打开电脑的保护,在检测过我的DNA后这台巨型机已经可以使用了。
  这台电脑功能强大,我曾经用它把一个女奴的思维和条狗对换过,想起那还真的是让我兴奋不已。当我正准备操作的时候,背后被自动注射器刺了一下,药物快速的注入着。
  我的身体是我自己改造过,其强悍程度我是很清楚的,一般的药物对我根本就没有影响。但我转头看着嫣然的时候身体已经开始变的不能动弹。
  梦魇……!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检查了一下我的身体。
  这具身体……这不是我花费了无数心血造就的那具女性的身躯吗?这么会这样?
  阴谋、背叛占据了我的思想。整个人的思维都停歇了。「持~~!」那厚重的金属开了,我下意识的用手掩住了自己敏感处。思想随之一动「我这是怎么了,就是我换了身体但我的意识没有换啊?难到她们给我植入了什么……」
  烈娜走后,那奴隶把我固定在刑架上。用插销栓住我的鼻子,然后连上缰绳。拿出乳铐紧紧的从乳根处卡住我的双乳,乳铐多出的杆上有2个洞,末端还有把手。再在背上装上了个单人马鞍。股间的束带也被换做粗皮的。乳头用乳夹卡住,用细链绑在腿上,使得我身体不的不弯曲下来。
  我正思索的时候,茵茵走了进来。
  「茵茵这是怎么会事?」当我说话的时候我都不相信那甜美的女声是我发出来的。茵茵得意的笑着看着我,并不回答。
  「茵茵,不要玩的太过火,我会生气的。」「啧……啧……小美人生气了啊!」
  声音从门口传来,听到这声音我身体为之一颤,那是我的声音啊!
  「亲爱的!这一切都太完美了!」茵茵说到。「是啊,这具男性身体是我梦寐以求的!」我看着「自己」用手摸着身体,那种神态,那种如获至宝的的表情,让我的心头为之一寒。
  「西山,我再最后称呼你一次!为了让你明白,你这具完美的男性身体以后就是我的。作为你平时对我的宠爱,我会好好爱惜的!」
  「老师,真的很对不起,我实在太喜欢茵茵姐姐了,包括她的身体和她的灵魂!所以呢!我们把您安排再您最得意的作品里,您不会太介意吧!」
  「茵茵,嫣然,你们!把我的身体还回来,不然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我那近乎咆哮的声音就象大小姐在撒野一样。
  「放心吧!老师,我和西山会好好的照顾还您的一切的,您就漫漫享受吧!
  呵呵……」那笑声让我不自觉的发冷。
  「来人啊!把新来的女奴带到调教室,我和茵茵要亲自调教她!」占据我身体的茵茵说到。
  世界是公平的,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不是吗?
  新来的守卫我大多不认识,现在我才知道茵茵她为什么要以身体能力不行的理由换掉原来的那批守卫了。这一切都在她的算计中,她做起事情来从来是不给别人留后路的。
  我被守卫套上了临时项圈,4个夹子分别夹住乳头和阴唇,守卫一拉铁链就能牵动全身,不由得不更上他的步伐。如果有遇到反抗的,只用动动拉手上的开关就能电的佩带者死去活来的。
  赤脚走在曾经是自己的城堡里,此时的我别样的不是滋味。冰冷的地面透过来的寒气使得心里感到阵阵恶寒,守卫把我带去的地方正是奴隶的营房。
  这里是没有调教室的,未知的的命运让我感到无力侍从。她们怎能这样对我,枉我平时是这样的宠爱她们,如果我能重新夺回自己的身体,我发誓要把她们整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电击从铁链的那头传了过来,守卫回头邪笑了一下。没走多远守卫听住了脚步,营房的入口到了,我停在门口,虽然对于茵茵要怎么对付我还是很有心里准备,但没有想到她们会把我安排在这里。
  这基本算不是是奴隶的营房了,这里是女畜房间。除冒犯了主人的奴隶或在组织中犯了重大过错的人才会被安排在这里,进入这里就是城堡里最下贱的女奴,应该说根本就不在是人这个范畴了。
  「送我去试验室!」她的话语简单而强势让人不自然的服从。
  所有的奴隶级别都会比这里的女畜级别高,都可以任意的把女畜找来玩弄。
  女畜的营房我是重来是不过来的,这里都不怎么会有人接近。
  进入这里的女畜的命运无疑会是十分悲惨的。一般这里的女畜训练完成后大多是卖往日本或非洲的地主。
  守卫把我交到训畜师手里就飞一般的跑开了,到不是那训畜师长的吓人,相反这里的训畜师都是女性,按照茵茵的话说:「只有女人才最能对付女人!」
  接过我的训畜师身高在170cm,棕黑色的长发揪成一髻垂在脑后。白皙的肌肤,配上露肩的女王装分外的显出她的妖艳。她本来是很有名望的高级女奴调教师,后来因为调教手段太过激烈伤害了不少我喜爱的女奴被我调到这个部门。
  我记得当时我把她降职的时候她眼里透出来的是不是不满,而是兴奋和期待。
  眼睛也渐渐的睁不开,在自己完全失去意识之前,我看到了我老婆茵茵得意走了过来……。
  「娜娜!」我不禁叫了出来。
  「你居然知道我的名字」娜娜把手里的铁链猛拽了下,强烈的痛感从我的敏感处传来,踉跄的跌倒在娜娜的脚下,她有手指钩起我的下颚,那双黑色的眸子看的令我发寒。
  想起娜娜对付女人的手段,我的身体不自经的抖了起来。「告诉我你的名字!」
  声音高傲而不容抗拒。我愣住了,我的名字?我现在是什么?
  算了,那不重要了。你原来的名字你会忘掉的,现在起你只用记住,你是名下贱的女畜就好了!好久都没有送来新鲜的货物,对你训练真是让人期待啊!哼哼……娜娜在转身的时候我看到文在她背后的天蝎,随着她的笑声起伏着。
  烈娜走后不久,就有女奴围了上来。虽然他们在城堡里是奴隶但在地位其实是很高的,特别是有号码的女奴他们在城堡里算的上是女奴中的「贵族」,森严的等级决定着女奴的行动范围和方式。很少有人被罚做牲口,那是最下贱的标志,就连宠物的级别都比「它」高。
  娜娜把我拉到栓栏前,解下了我乳头和阴唇上的夹子,把我头和手固定好。
  栓栏只有半人高,固定好了后我只能把屁股噘起来,而当娜娜把我的双脚分开固定到地面上的时候,我感觉我就像匹马被栓在那里,双腿分开,阴部耻辱的暴露在外面。娜娜在我屁股是用力的拍了2下,在我身体上挑逗的抚摸了几下。
  「恩!你还没有名字,看你很象匹牛的,就暂时叫你‘大奶牛’好了。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给你准备准备行头!你先在这里高兴下吧!」说着拿出了催情药物,在我的阴部和乳房上都涂抹了一边。「好好享受吧!以后的日子可没有这好过了!」说着得意的笑着走开了。
  药物在娜娜走后不久就发作了,城堡里的药物我是知道的,虽然大多药物对身体都没有什么伤害,但效果奇佳。管你是三贞九烈还是守身入玉,只要用上一点城堡里的药物就会变成荡妇般的饥渴。
  身体慢慢的边的热了起来,我不断的告诫自己,西山你是男人,色城城堡的主人,你不能象那些下贱的女人们一样,不能被她们打败。虽然不断的提醒自己,但阴户里的淫水还是流了出来。这具身体比一般的女体要来的敏感!
  意识一点一点被身体的官能蚕食掉,而双脚被分开固定,连相互摩擦解决大腿内壁都做不到。不住的晃动身体,渴望触碰到什么,嘴里也发出了那熟女渴望被抚爱时才有的呻吟!
  「哟!哟!哟!我才离开这一会,你水流成了这样,看来你还真不是一般的淫荡啊?」娜娜回来了,并用力的在我屁股上拍了下。我啊的尖叫了声,这完美的声腺发出的淫叫声可以让任何雄性男人勃起。
  接着娜娜又用手指在我的阴户里抽插了几下,并不断的在我身体上爱抚着,虽然这可以缓解下身体上的渴望,但我知道娜娜那高超的挑逗手法会撩起我更强烈的欲望,而当她停止的时候我将面对那种如同天堂掉入地狱的感觉。
  不一会儿,身体的感觉就向高潮不断的迈进,在我要达到高潮的边缘的时候,娜娜停止了她的动作,狠狠的在我的阴核上掐了下。
  那深凿灵魂的痛苦让我象个发情中的雌兽失声低嚎着。「想爽快吗?恩~ !
  我的大奶牛,想要的话就大声说出来。」娜娜说到。
  身体的强烈腐蚀把精神推向崩溃,虽然不断的提醒自己,但身体那种渴望却是不能抗拒。娜娜再次在我的身上涂抹了些药物,然后又若即若离的触摸了几下。
  并给我罩上了眼罩。陷入黑暗的感觉更加的深恐,身体越发亢奋的颤抖着。
  娜娜停止对我的任何接触,静静的站在一旁欣赏着我那淫荡的样子!
  终于受不了身体的折磨,我小声的开口道:「娜娜,让我爽快些吧!」没有回应,换来的只是娜娜的手划过我的嵴背,并用手指在屁股是轻轻的抚弄。
  「要弄清楚你的身份,你是匹大奶牛,而我现在是你的主人,在做任何事情时要说请,不然是要受到惩罚的!想要吗?想要就求我玩弄你,从你口里大声的说出来!」娜娜说到。
  「不!……啊!不要!啊……啊!不要……停!」最后的声音小到我自己都听不见。
  更主要的是让惊人的自我修复能力,不论在怎么玩弄都可以自我复原,并且感官上不会退化或变的麻痹。
  「你说的什么,大奶牛!」娜娜用一根手指熟练的拨弄着我的阴户。
  「你不怕老师介意吗?」
  「不说是吗?那我去喝咖啡了!」「请你让我高潮吧!」我羞耻的说到。
  啪!娜娜在我屁股上用力的扇了下「你以为你是谁,你这下贱的女畜,要称呼我为主人!」
  「主人请您让我高潮吧!」我高声叫到啪又一下!「注意的你的态度,你着贱畜!」我哀求到:「主人求求您请让我高潮吧!」
  「恩!这样就对了,如你所愿!掂起你的脚,抬起你那淫荡的屁股来!」说着娜娜装上了假阳具,在我小穴的洞口不断的摩擦,偶尔进去一点,但就是不深入。
  两个车杆刚好插如我乳铐上的洞里,车的重量不得不让我用手托住把手来减轻乳房上的压力。身子和车杆保持平行,前面的横杆也穿在了我脖子上的固定环上。烈娜坐了上来,当她把脚放在脚蹬上的时候,肛门里肛塞被往下一拉,上面的倒刺伸了出来,疼的我一阵冷汗。马车是有放脚的地方,烈娜是故意的。
  「求主人!……啊……插进去……啊请快点啊!……贱畜不行了……」说着掂起了双脚,身体不断的晃动的着,真有如发情女畜般迎合着娜娜的动作。
  「要满足就快点动,我可没太多的时间!」在不断的晃动中,身体很快高潮了!伴随着我的低嚎,小穴泻的一踏糊涂。
  「请放在我…啊!~~」背上被抽了下「请放在牲口挂在小穴上的盒子里!」我屈辱的说到。原本高高在上的我也要为这点钱去讨好这些下贱的女奴。
  高潮的快感压住了药性,我的神智也恢复过来。我是西山啊!
  一个玩弄过无数女奴的男人,那给自己制造的生化肌肉的身体,让多少女人屈服过。
  而现在被人当女畜般的玩弄,想到这强烈的羞耻感顿时传便我每处神经。伴随这高潮后的快感,身体不断的抖动着。
  这具身体我是知道的,不同与一般的女体,那完美的比例,其佳的柔韧性。
  包括肛门都能有强烈的触感,而令我深恐的是,这具身体可以100年不老化,就算是在高密度的兴奋状态其新陈代谢也可以维持进百年的时间。
  我相信茵茵和嫣然肯定在脑中植入了不能自残的心里暗示,想到这里我不禁的苦笑的摇摇头!这是报应吗?
             第一章奴隶们的报复
  「满足了?我的大奶牛!好了,我去吃饭了,接下来的调教可是很费体力的!
  你先自己玩把!」娜娜的声音又把我拉回了现实,说完娜娜用东西把阴户的淫液擦干净,然后重新上药。
  并注射了能维持时间更长的药物。又把电动阳具插入我的阴户中,把开关放在了脚下。拿走了我的眼罩,并在我身体侧面放了面大镜子。
  「开关在你脚下!要的话自己用你的蹄子踩,不过那是带电的哦!好了我先走了你慢慢玩吧。」说着摇摇手走开了。
  我看着镜子里的我,象极了女畜被栓在栅栏上,高高噘起的屁股,阴户里还有那半截没有插入的阳具。
  垂在地上的线象条尾巴,不断的随着身体摆动着。娜娜把镜子摆这里就是为了羞辱我,而看到自己这淫荡的样子,身体又开始发热起来,小穴的药物又开始发作了,淫水随着大腿不住的滴到地上。
  「啊~~!」随着脚的踩下,小穴里的电动阳具飞快的转动起来,电流从脚下传边全身。电击加上小穴的满足感瞬间让我从灵魂深处喊了出来!可这还没有完,电击让理智从新战胜官能,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我受不了电击把脚从开关上移了下来。电动阳具也随之停止了转动。深邃的失落感立即占据了整个思维。
  我不停的喘息着,身体开始大量的流汗,镜子里的我淫水不断的往外流着,意识又变的模糊起来。最终,官能再次占得上风,而我的脚又再次屈服与身体移到了开关上去。这次时间更长,汗湿的身体被电击起来感觉更是强烈。但是我停不下来,处在着高潮的边缘,为了换得解脱我把开关狠命的踩了下去。
  我注意到她的装束有一点改变,但更多的是神态上的。
  伴随着自己的淫叫声,我看到了自己阴户里射出来的淫水,我看到了烈娜得意的笑容,然后眼前一黑被电击的昏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啪的一声,屁股上传来一阵疼痛。「起来了,我的小母马!午休时间结束了!」
  烈娜一手拿着鞭子一手拿着束具。「站起来!快点!」说着又抽了一下。鞭子上的电流让我反射般的弹了起来!
  「很好!牲口,你现在要工作了!城堡不能白养活你!」烈娜说到。
  说着开始给我带束具,先是把头束的皮带固定好,把卡子插在鼻孔里。塞入口里的嚼子让上下额不能闭合起来。坚硬的脖束让头高高的扬了起来,并且不能随意转动。
  「撅起你的屁股,你这头淫荡的牲口!」说这烈娜用鞭子把我的头按了下去,挂好了脖子上的链子并踩在了脚下。接着用束带绕过腹部,束带后挂着条棕色的马尾。用乳夹卡出乳头并把另一头夹在阴唇上,烈娜调好距离后我再也站不直了。并把链子从股沟间穿了过来,双手被反绑在背后,用橡胶绳子把手和头发牢固的固定住,在把链子联在手臂的固定处。要是把手靠上阴部的铁链就会把深深的勒进股间,阴唇也被拉的老长。往下放头发拉扯着头皮也让人痛不欲生。
  烈娜把我牵到「马棚」。然后对值勤的男奴隶说到:「给这可爱的小马换上好的装备,要最漂亮最新式的那种!我等下来验收!」男奴隶恭谨的点头。
  最后拿出跟10cm的肛门塞,插如我的后门中,那肛门塞是特制的。插如后转动末端,进入体内的部分会扩张开来,在恰出前端的肛扩肌肉根本是掉不出来的。上面有倒钩刺,如果强行的往外挤出或拔出的话回造成剧烈的疼痛。更可怕的是。男奴在那后面装上了脚蹬。又在腰侧挂上了马鞭。装扮好了后,男奴把我牵到栏杆上栓着,等烈娜来领取。
  没过一会烈娜来了。「不错!小牲口,这才是你的装束!走了牲口,你要开始工作了。」说着拉着我的缰绳走了出去。
  由于乳夹,我只能弓着身子缓慢前进,也不知道走到那里了。「不适应吗?我的小马,等下你就知道我是多仁慈了,她们可不会象我这样温柔的对你!」烈娜轻笑的说到。走了不一会儿,烈娜停了下来说道:「我们到了!小牲口,今天要努力工作啊!你要赚够一百个硬币,不然~~~ 哼哼!」说完在小穴里塞了件类似跳蚤单的东西,不同的是在外面还有固定的卡口。好像还调时间的装置。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烈娜的东西都不会让我好到哪里去。
  「很奇怪是吗?告诉你好了,虽然我不想让你知道是怕你工作的时候有心里负担。这个记时器可是很不错的东西,我们一般用它来整治不听话的女奴隶。只要时间一到,内核就会伸出尖刺,往你身体里注射sm- c9000型媚药。哦对了,你还不知道那是什么吧,是种很厉害的药。然后还锁死阴道口,女奴要想满足或解欲的话就只能拉动外部把手,但这样回产生高压间断电击,里面的倒刺会让你后悔做女人。所以我们一般叫这为‘惩决’。」烈娜得意的说到。
  「主人,我有哪里做的不好吗?主人!」女奴隶惊恐的问到。我用手指勾起KK的下颚,微笑不答。
  听到sm- c9000,我的身体不自然的哆嗦了下。别人不知道但我知道凯莉做的药是多么的厉害,sm- c9000那是一滴就可以让贞节烈女变成娼妇的药。不等我从恐惧中回过神来的时候,烈娜在惩决上挂了一个小盒子。
  「一百个金币,你有8小时的工作时间。」说完把车拉了过来。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出发了,我们去女奴营房,那里的生意应该不错!」
  没过一会烈娜来了。「不错!小牲口,这才是你的装束!走了牲口,你要开始工作了。」说着拉着我的缰绳走了出去。
  由于乳夹,我只能弓着身子缓慢前进,也不知道走到那里了。「不适应吗?我的小马,等下你就知道我是多仁慈了,她们可不会象我这样温柔的对你!」烈娜轻笑的说到。走了不一会儿,烈娜停了下来说道:「我们到了!小牲口,今天要努力工作啊!你要赚够一百个硬币,不然~~~ 哼哼!」说完在小穴里塞了件类似跳蚤单的东西,不同的是在外面还有固定的卡口。好像还调时间的装置。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烈娜的东西都不会让我好到哪里去。
  「很奇怪是吗?告诉你好了,虽然我不想让你知道是怕你工作的时候有心里负担。这个记时器可是很不错的东西,我们一般用它来整治不听话的女奴隶。只要时间一到,内核就会伸出尖刺,往你身体里注射sm- c9000型媚药。哦对了,你还不知道那是什么吧,是种很厉害的药。然后还锁死阴道口,女奴要想满足或解欲的话就只能拉动外部把手,但这样回产生高压间断电击,里面的倒刺会让你后悔做女人。所以我们一般叫这为‘惩决’。」烈娜得意的说到。
  听到sm- c9000,我的身体不自然的哆嗦了下。别人不知道但我知道凯莉做的药是多么的厉害,sm- c9000那是一滴就可以让贞节烈女变成娼妇的药。不等我从恐惧中回过神来的时候,烈娜在惩决上挂了一个小盒子。
  没有配套的设备,强行取下来几乎是死路一条。而项圈能不断的吸取宿主的生物能量,其使用期达到了100年,并不易损毁。
  「一百个金币,你有8小时的工作时间。」说完把车拉了过来。(法兰极度有钱,城堡的打赏费用是金币两个车杆刚好插如我乳铐上的洞里,车的重量不得不让我用手托住把手来减轻乳房上的压力。身子和车杆保持平行,前面的横杆也穿在了我脖子上的固定环上。烈娜坐了上来,当她把脚放在脚蹬上的时候,肛门里肛塞被往下一拉,上面的倒刺伸了出来,疼的我一阵冷汗。马车是有放脚的地方,烈娜是故意的。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出发了!我们去女奴营房,那里的生意应该不错!」说着拿起了鞭子驱赶着我前进。
  去营房不远,但带着刑具拉着车子我走的很是艰难。为此我没有少挨烈娜的鞭子。到营房的时候我已经是大汗淋淋了。
  「啊!~ 」烈娜在到营房门口的时候猛踩了下脚蹬。我痛的爬在了地上!「就是这个姿势,对了我的小母马!」
  「你现在开始工作了,起点就是这里。城堡里任何女人要乘坐你你都要将她们送到要去的地方,满足她们的要求。并恳求她们打赏你金币。现在开始记时了,祝你好运!」说着扭动了惩决的记时开关!并在「马车」上放了块牌子:「女奴专用」
  很快,低级女奴们让开了。一个走姿高雅的女奴过来了(城堡也出品女王,有些卖出去了都是做女王),众奴隶都让到一旁。她高雅的走姿就象是上流社会的贵妇人,紧身皮装和眉宇间的飒气让人不自然的不能凝视,10cm高根的节奏让我很惊讶城堡里怎么还有这样的女人。世间的人就是这样角度不同看到的结果也不一样,平时她们在我面前温顺的象猫忠诚的象狗,可我未必真的了解她们。
  我迟疑了2秒,她也没有多说,只是优雅的拿起马鞭,在我身上抽了一下。我知道现在的身份反抗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要报复也只能等到时机的到来,在这之前我只能忍。当我被抽第2下的时候,开始向前迈进了。她微闭着眼半躺着靠在车上,手牵着缰绳,跷着腿。而我半弓着腰,象匹马一样的拉着车一步步的向前。路上引来很多奴隶侧目,就连在地上爬行的奴隶也兴奋的看着我。她们是奴隶,而我只是奴隶的工具。这具身体又异常的敏感,小穴和肛门里的塞子每走一步都痛苦的折磨着我,口橛让上下额张开,身体的角度让口水不断的滴了下来,身上的汗水和股间的爱液顺着大腿内侧流淌着。
  「你还真是少见的淫荡!难怪做牲口拉车。」车上的女奴看着我的样子说到。
  实验室不算远,一会就到了。随着「马镫」被重重的一下,疼痛瞬间就让我匍匐在了地上,用着这下贱的姿势恭候着她下车。
  她要离开的时候我小声的说到:「请付一个金币!」
  「请付一个金币!」我恰着橛子含糊的说到。
  她顺手拿起马鞭,猛抽了下道:「这就是你的态度?你这下贱的牲口!」
  我想到完不成任务的可怕后果小声道:「请您怜悯,付我一个金币。」
  她俯视着我看到我挂在后面的小盒子邪恶的笑了下:「一个金币是吗?哼哼~~!我给你!放哪里啊!」
  「放在后面的盒子里!」
  「哪里?我不太明白?谁的盒子?在哪里,说明白点!」
  我突然想起来,城堡里的金币是50克一枚而100枚就是5千克的重量,被5000克拉扯着的「惩决」会是什么感受,想想就让我冷汗只冒。
  正在我爬在那里想着出神的时候突然看到试验室走出了2个熟悉的身影,那不是「我」安妮吗?应该是安妮和凯莉,而当我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也看到了我。
  「哟!这不是我们的小美人吗?这么和只牲口样的爬在这里?」安妮说到。
  「老师,请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只是我太爱安妮了,不要怪我哟!」凯莉还是那样。
  镶嵌在她脖子的项圈是用最先进的太空材料制作而成的,上面精确的电子芯片和高昂的电器元件使得这项圈的造价不匪。
  「注意你的身份,你不在是法兰了,你现在是匹马,连奴隶都不如的牲口。我可以轻易的让你生不如死!」安妮道。想到这,我仇恨的眼神暗淡了下来。现在这样没有任何意义。
  「烈娜给你布置了什么任务?恩?我的小牲口?」安妮带着那半调戏的蔑视的笑问到。
  我炙热的看了她一眼,但很快的忍了下来。温顺的说到:「她让我拉车,赚100枚金币。」
  「老师好可怜啊!浑身到出在流水。这样对身体不好哟,等我帮你下吧。」说着转身进了实验室。
  「法兰,没有想到你会有一天象牲口样的爬在我脚下吧,不过念在你往日的情分上我决定帮你一把。来人!去拿50枚金币来!」往日的「我」说到。
  很快凯莉也出来了。她手里拿着注射液体包和软体针管。她想把液体包固定在我腹部,然后有把针插入我大腿的血管。确定不回影响到行动后固定好。
  「好了老师,这样你身体就不会缺水了,这是我配制的强化营养液,能给老师提供强大的能量,保证您一天都有力气。」凯莉还是以那小女生的口气到。但是我的学生我怎么会不了解,那天使办的想法却可以做出恶魔般的效果。她接下来的话一定是让我惊恐不安的。
  「不过有一点点付作用,不要这样看着我,我保证就一点点。」说着凯莉俯下身子来贴在我耳边说到:「它会让您乳大如牛,并让您时刻保持着亢奋状态,而且你分泌液体的腺体也会越来越发达。」说完在我耳后根轻轻的舔了下。「相信您会很喜欢!对吗?我可是很了解老师的哟!」
  下人这时候拿来了金币。安妮说到:「亲爱的!不说这多了,好久没有在城堡里转转了,今天难得有马车,你就陪同我巡视下城堡好吗?」
  「那这会不会让老师很辛苦?」凯莉道。
  「不会!我们是在帮助它完成任务!对吗?小牲口!」
  「那就辛苦老师了,我们上车了哦!」说着抢了我身体的安妮先坐到了车上,车不是很大不能并排做两个人,借用安妮身体的凯莉做在了「安妮」身上。
  「走吧!拉我们到处转转!」说这在我「马镫」上踩了下。我没有办法只有顺从的拉车前进,一路上所有的女奴看到「我」夫人都闪开跪在一旁。城堡里的园林设计绝对是世界顶级。合理的布局,自然的流露,在这里参观会让人心旷神怡。我也常在城堡里漫步,可今天的我却想牲口一样的套上马车,屈辱的拉这他们。随着药物的射入,我身体逐渐有力气起来,就是拉着2个人都不觉得累。然而口水和爱液也是越流越多。
  一路上安妮和凯莉有说有笑,他们时而踩下「马镫」观看风景,时而巡视下女奴。最后尽然坐在车身上做起爱来。
  「不会,它会很享受的。亲爱的我们在猛烈些,啊…对,就这样…~ !」
  我不忍回头,但脑子离还是浮想出我和安妮作爱的情景。他们高潮时还猛抽我,驱赶着我向前狂奔。我要报复,我发誓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现在只能蛰伏等待机会。
  在他们尽兴后,我被他们驱赶到了调教室门口。安妮和凯莉也下了车。
  「好了玩够了,亲爱的我们付钱吧!」
  「恩!好的,放哪里啊!」
  「老师,您辛苦了这是金币,我一枚枚的数给您!1、2、3……50正好!那我们就先走了改日再来看您!」说着凯莉带着银铃般的笑声离开了。
  随着金币的增加,使得我不得不用力吸住下体的「惩决」,而上面的倒刺让我越来越痛苦。他们离开才是我恶梦的开始……
操老师影院,传奇色影视,快活林电影A片月黑之孽,伊人成人影院
上一篇:去北京的火车上认识女校友的一夜情 下一篇:下班后被人强奸